首页 > 关于 > 媒体报道

蓬蕾:没有荆棘的玫瑰

序 2017年 8月,由松禾资本远望基金、兰石创投以及资深投资者联合投资的数鼎科技,宣布完成上千万天使轮融资。这是一家以大数据挖掘为基础,面向汽车及相关产业提供量化决策及大

2020-01-02

2017年 8月,由松禾资本远望基金、兰石创投以及资深投资者联合投资的数鼎科技,宣布完成上千万天使轮融资。这是一家以大数据挖掘为基础,面向汽车及相关产业提供量化决策及大数据深度挖掘、智能定价的平台服务商,创始人兼CEO蓬蕾,是一位55岁的女士,她年过半百才开始创业,却能获得创投圈的追捧,为什么呢?

蓬蕾没在国外读过一天大学,却在不到十年的时间从临时工做到了福特汽车的全球华裔高管,2008年被《Diversity Journal》评为美国九位杰出的美籍亚裔商业领袖之一;她培养了两位出类拔萃的女儿,大女儿是位成功的创业者,小女儿是位年轻的芭蕾舞蹈家;她有一位担任国家电网首席科学家的老公;她还有苗条的身材和优雅的气质……好事似乎都被她一个人占尽了,凭什么呢?

我这些年行走江湖,自认阅人无数,心如止水,可是当我听完她的故事后,却不能淡定了,以至于在下笔的时候总是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复盘她的人生,写出那种感动。


蓬蕾双鱼座

数鼎科技创始人兼CEO


01

蓬姓在全中国只有一家,属于满族,这个姓本身的背后就带着故事。

蓬蕾降临人世时,父亲就戴着“特嫌”和“漏网右派”的帽子,从1957年开始的所有政治运动,父亲都是“运动员”,他被“再教育”近二十年,直到1976年才被平反,回到北京。

母亲很坚强,有担当,是那种“越有困难越向前”的女性,她一个人在北京,边教学、边抚养着四个孩子。母亲对子女要求严厉,四个孩子都有一技傍生,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后,孩子们先后都考上了大学。

蓬蕾的父母

父亲的豁达乐观和隐忍,母亲的坚强不屈与善良都对蓬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她在潜意识里给自己设置了一道屏障,把所有不好的东西都自动屏蔽掉了。爸爸被批斗、挨整、抄家,年幼无知的她都傻呵呵地面对。很多年后有同学对她说,“对不起,当初组织同学孤立你、欺负你……”她真的记不得了。人生的所有快乐都来自一个“忘“字。只是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自卑让她好多年后才找到了自信。

蓬蕾小时候

年轻时的蓬蕾,身材高挑,肤白盘正,她外表看似活跃,实则内心单纯,23岁还没谈过恋爱。有一天,她被爸爸所在单位的团委(爸爸已经评反,在第一机械部信息中心任主任及总经济师)邀请去教跳舞,爸爸的同事看她教养很好,就给她介绍了个男朋友——清华大学的在读博士周二专。

年轻时的蓬蕾

蓬蕾朴实单纯,婚姻大事由父母说了算。她与周二专见过面后,父亲母亲哥哥等8位家人轮流找周二专谈话,母亲和哥哥都认为他不错,搞技术的人,踏实。交往了一年多,蓬蕾与周二专结为伉俪。

在相夫教子方面,奶奶和妈妈都是长期一人在家养育小孩,她们为蓬蕾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婚后不久,蓬蕾考上了铁道部出国人员培训班,在石家庄铁道学院住校一年学英文。那时候交通不方便,她每周末要几经周折才能到家,每次到家已近中午,午饭后又要离开,但是她不让先生跑,怕他太辛苦。

先生博士毕业后去美国做博士后,蓬蕾申请去陪读,她两次签证都被拒了,因为面签时她的英文说得太溜,签证官认为她有移民倾向。几番折腾,蓬蕾才到了美国。

蓬蕾到美国第二天,便陪先生去见他导师,听蓬蕾的英文说得不错,导师就问她愿不愿意继续读书,先生说没有必要,他博士后做不长,还不知道将来去何处工作。就这样,蓬蕾错过了继续深造的机会。

第四天,邻居太太来串门,她对蓬蕾说,“你应该去挣Dollar”,先生回答她,“蓬蕾是娇小姐,以前在家什么都不做,挣不了美金。”

在家也无聊,蓬蕾决定外出做些事情。第二天,她穿着职业套装,脚踩高跟鞋,跑去餐馆应聘。老板娘看她这身打扮,不太合适涮锅洗碗,便问她愿不愿意在前台收钱、接电话,蓬蕾说,“那就试试吧!”

从此,蓬蕾开启了在美国的职业生涯。她有激情,肯干,能吃苦,前台不忙的时候就到厨房去学包饺子、馄饨、春卷,每个月挣得比当初谈的薪酬多不少。那时她还不会开车,只能上午和下午工作,晚上要回家给先生做饭。老板娘对她很好,经常打包一些菜,让她带回家给先生吃。

一年后,先生到加拿大做访问学者,蓬蕾离开餐馆,跟先生去了加拿大。

某次聚会,有个新加坡籍老板问她愿不愿意打工,蓬蕾说只要合法就可以。这个老板开有很多家商店,蓬蕾去了其中的礼品店打工。

礼品店的工作时间很长,每天要从早上站到晚上,尤其在圣诞节前生意最忙,为了不上厕所,蓬蕾白天都不吃不喝,晚上下班后才去吃饭。大家很奇怪,她轮岗到那个店,那个店的销售额就最高,没有人知道她为此付出的努力。不久,蓬蕾升为了经理。

蓬蕾还去做过餐厅服务员,她每天用左手端很多个盘子,一路小跑,有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左手比右手粗很多,挣的小费比先生的工资还多。当时先生常把同系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请到家里来吃饭,他的口头禅是,“就当我们家蓬蕾没上班”。大女儿快生了,蓬蕾还挺着大肚子在家里请客,给十几个人做饭菜。现在大女儿手脚特别麻利,她戏说是胎教出来的。

从1990年到1992年,先生在大学当教授并为一家电力软件公司做咨询,那是蓬蕾唯一在家做全职太太的两年。

1992年8月,先生加盟美国密西根一家电力软件公司,全家住在加拿大,先生则从加拿大开车过境到美国上班。

先生特别忙,有一天他对蓬蕾说,“给你一个模板,试着写一下用户手册”。蓬蕾依照葫芦画瓢,编出一份用户手册。先生拿给老板时说,“这是Rose(蓬蕾的英文名)写的,你看看有没有问题”。老板看后觉得编得不错。从此蓬蕾开始在家兼职写技术文档。

她怀老二的时候,即使身体很不好,晕过去好几次,仍然是编写用户手册的高产写手。老二出生后,事情更多了,她每每需要晚上把两女儿弄睡后,才能坐下工作,写到深更半夜是家常便饭。

蓬蕾的两个女儿

蓬蕾有时去参加华人组织的活动,偶尔做一下节目主持人,从表面上看,她是全职太太,光鲜、娇气,其实她不但是家里的厨师、保姆、司机、采购员和搬运工,还有大量的兼职工作要完成。

蓬蕾也帮华人业余男生合唱团做些事情。1997年11月,合唱团有位在福特汽车研究所的技术专家告诉她,福特有个刚成立的残值分析特别小组,要找合同工,问她愿不愿意去。“数据分析做不了,写点用户手册什么的还行。”蓬蕾没信心。

朋友说,“你能把两个孩子照顾得那么好,又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说明你做事情注重细节;去你们家排练,各方面也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说明你做事情很有章法。不用担心,两个月时间,做不好回来就行了。”

蓬蕾底特律的家


02

蓬蕾记得是周四去福特上班的,那天是她第一次开车上高速公路,要从加拿大过境到美国。从此以后,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她再没休息过周末。

第一天上班, 经理让她从数据开始整理,由于蓬蕾对汽车一点不熟,她不知道Taurus是九十年代美国福特卖得最好的车型。她知道自己需要补课,在那两个月里,她每天早上6点多钟起床把两个女儿收拾好送走,晚上8点多钟才下班回家。她很拼很努力,为了更加专心工作,她做了一件让老外完全不理解的事情。

蓬蕾把两个女儿送到了北京父母的家里,这时老大上小学二年级,老二才四岁多。在老美看来,她是个“狠心”的妈妈,只有先生知道,她有多么的失魂落魄。在送走女儿们的当天,她手上的大戒指莫名其妙就丢了,开始那两周,她开车也总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那时老大特别可怜,她在加拿大上的是法语学校,不会中文,到国内又直接上了四年级。她上学第一天对小朋友们说,“我叫周嘉,来自加拿大,不会中文,希望和大家做朋友。”是外婆教她的。

学校每周都要公布成绩,成绩靠后的要请家长。大女儿在加拿大上学,成绩非常好,到了北京上学,每周都要叫家长。外婆是搞教育的,她每天晚上给孩子补课,大女儿在中国的一年多没在晚上11点以前睡过觉,一年后,她的成绩上升到班上前几名,并被评为全校的“进步大标兵”。

蓬蕾从美国买了台计算机,装上摄像头后送到父母家,她每次与两个女儿视频,她们总是哭着说,“妈妈,妈妈,我们要回来。”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个“刚”字包含一种内心的坚毅,蓬蕾把女儿送到父母家,是希望她们能够得到更周全的照顾。她觉得陪伴固然重要,但母亲的努力、上进、成就才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

蓬蕾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了,她整理数据,写文案,做PPT,每天晚上10点多钟才下班回家,她时时从周边的同事身上学新知识。那时她每天的睡眠时间常常不足3小时。 很快蓬蕾从临时工转成了合同工。

蓬蕾刚上班的时候,面试她的人问她想要多少工资?她说只要能够支付从加拿大到美国的过桥费和汽油费就行。因为起点低,她在福特的薪酬一直是同级别人里面偏低的,但她从未计较过得失,最终却得到了天价的回报。

那段时间,蓬蕾很辛苦,她用最笨的方法,花最多的时间去消化梳理,把那些数据转化成简单易懂的语言,让大家一看就清楚一听就明白。

一年多以后,项目结束了,蓬蕾的合同也到期,她回北京去接两个女儿。她到北京的第二天,美国的leader就打电话过来说,这个小组的工作还要继续,让她赶快回去。

原来新上任的总监一进办公室就问,“谁是Rose Peng?”有人回答,“她是合同工,已经结束了。”她说,“之前的总监告诉我,Rose是这个Team 里的core,她可以成事。”

蓬蕾因此又回到了福特,这次她去了市场部继续专注在残值研究上。当时二手车市场部老总每天下班时,都会向她打招呼“Rose,怎么还不下班去找你先生?为何总是那么开心呢?”她总回答一句话,“Mike(先生)出差了,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很高兴。”先生从1992年开始就一直在外出差,只有周末才回家。

那时候,蓬蕾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正式的福特员工。她没有什么雄心壮志,每天愉快的把工作做到自己能力上的最好,晚上睡觉时就感到很踏实。

他们这个项目欧州福特也想做,总部就把她派去短期出差,不久,欧州的老板就给美国的总监打电话,“如果我是你,就会扣住Rose的护照,不让她出来,她一个人可以同时做几个人的事,我们想要她。”

这时,幸运的事情发生了,有一个颜色对车辆残值影响的项目,因为项目太小,大家都没放在眼里,蓬蕾去给老板说,“要不让我来做这个项目吧,不会的我学。”老板顺口就答应了。

作为女性,蓬蕾对色彩很敏感,她拿到相关资料,没用多长时间就把项目做出来了,效果很不错。老板给负责市场销售零部件的一把手汇报时,蓬蕾在边上帮助翻PPT,老大问了几个具体的问题,老板回答不上来,蓬蕾就替他回答。老大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他之前从来不允许别人回答问题超时,可是却让蓬蕾讲了20多分钟,这让大家都惊掉了下巴。

色彩项目结束后,蓬蕾再赴欧州,刚去不久老大就下令调她回美国,原来的残值提升特别小组升级为一个新成立的部门,并加了几个经理的位置,老大指定有一个要留给那天回答问题的Rose。

从欧州回到美国后,蓬蕾去北京把父母和两个女儿同时接回身边,父母一年后回国后,她又专门请了在国内做过老师的阿姨来照顾两个女儿。

蓬蕾在福特工作14年,经历过三次大裁员,令人惊奇的是,每经历裁员,她都被升职或委以重任。她成为福特的正式员工是2000年9月11号,她被聘为大客户销售、租赁、及二手车部专注残值提升部门的经理级员工。

蓬蕾因工作出色,不到两年从初级经理升为中级经理,负责福特残值提升及管理。之前大客户销售、租赁、及二手车部一直亏损,蓬蕾和团队开发了8项计量经济学和统计模型及商业优化系统,并与运营部门在实际应用中密切协作,使这个部门在短短几年后扭亏为盈。

2005年,福特新车销售深陷危机,蓬蕾再次临危受命,接管了老板的工作,担任市场分析部总监,接手并扩建福特市场分析部的建模分析团队(简称GLAD),并将研究重点拓展至新车领域。

2011年初,蓬蕾负责的市场从北美扩展至福特全球,为五大洲十三个主要国家市场分别开发模型,为福特各国业务运营提供支持帮助。蓬蕾同时还汇报给市场及财务的老大。

如今,GLAD开发的许多商业模型及优化系统已被广泛应用于福特战略决策和日常业务运营中,并被用来评估公司未来五年的商业计划。

长期以来,蓬蕾都缺乏睡眠,她有个外号叫“24小时待机”。黑莓手机就放在身旁,任何时候响起,立马跳起来回复。她在福特工作期间,三次被送去医院急诊。她的坚强毅力和忘我付出让人感动。

蓬蕾非常感恩福特,曾经因为先生的失误,她的绿卡被拒,差点失去工作,是福特的律师多次与移民局官员协调,最终使移民局给她开了绿灯。

福特不但成就了她,也让她实现了财务自由,连续9年,福特除了给她职务上的股份以外,她还享受了特殊的挽留基金,让他们夫妻有能力把两个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去接受优质教育。

因蓬蕾及团队对福特的杰出贡献,她获得过多项殊荣,包括七项福特商业机密奖和一项美国专利;2008年被《Diversity Journal》评为美国九位杰出的美籍亚裔商业领袖之一;2009年,她及其部门GLAD荣登《底特律新闻报》封面并冠以“福特新的智囊团”称号;2012年,她成为《DBusiness Magazine》杂志Powered by Women年鉴的第一位、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亚裔获奖者!该奖项授予了八位来自不同领域的杰出女性领袖;2014年,福特庄园举办了为期两年的Women Who Motor展览,褒奖七位在美国现代汽车产业历史当中影响深远和业绩卓著的女性,她是唯一一位非白人获奖者。

蓬蕾与团队一起登上《底特律新闻报》封面,被称为“福特新时代智囊团”(2009年)

福特公司首次以人物作为招牌,在《美国汽车新闻》刊登整版广告彰显福特实力(2010年)

“DBusiness”商业杂志“Powered by Women“年鉴第一位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一位亚裔获奖者.该奖授予了美国八位来自不同领域的杰出女性领袖(2012年)

在福特庄园Women Who Motor展览中,被褒奖为美国当代汽车史影响深远和功绩卓著的七位女性中、唯一一位有色人种获奖者(2014年)

2015年,福特野马上市50周年Guidebook Drive期间,全美各Guidebook主要负责人感谢Rose在二手车估值及残值预测行业中的贡献。


03

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是每个职业女性所面临的难题,蓬蕾把这个难题解决得有如教科书般的存在,特别是在对两个女儿的教育和培养方面,做得特别出色。

她对两个女儿,从小就要求严格,不是愿意学什么就学什么,愿意放弃就放弃。两个孩子学弹钢琴,上学时每人每天必须练一小时,放假时每人每天需练三个小时。她每天下班回家已经很晚了,守着两个孩子练完琴后才能去睡觉。每个周末,她都要坐6个小时,守着两女儿轮流练完琴。她要求女儿们做到的事情,自己一定要做到。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女儿们从小就知道,爸爸妈妈非常辛苦,爸爸长期出差在外,妈妈每天下班很晚,等她们睡觉后还要继续工作。

小女儿喜欢跳舞,她每个周末都送小女儿去学跳芭蕾,自己坐在边上用电脑做事。小女儿的天赋被俄国人发现了,俄国人建议他们把小女儿送出密西根去深造。

蓬蕾想让小女儿见见世面,就带她去参加著名的芭蕾舞蹈学院Kirov考试,这所学院要求很严,全球共65名学生,6个年级,平均每年招生不到20人。当女儿跳到一半的时候,考试被突然叫停,招生主任问,“谁是Patricia(小女儿的英文名)的妈妈?”这位主任很兴奋的告诉蓬蕾,“你女儿有罕见的芭蕾舞蹈天赋,她的每一滴血都写着芭蕾,上帝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芭蕾而生的。”

考试结束后蓬蕾问女儿,“你愿不愿意来这里学芭蕾?如果愿意,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是保证在四年时间里,每门课都是A,得A-就得回来”。女儿说,“OK。”

对于女儿学习芭蕾舞,他们夫妇开始非常犹豫,总想让女儿走正常的学业路线,但是当知道女儿有这方面的爱好和天赋时,就给予了百分之百的支持,女儿遇到低谷的时候,也会鼓励她把自己选择的路坚持走下去。

小女儿13岁就去了华盛顿。她刚去那两年,每个周五下班后,蓬蕾就会直接开车去机场,从机场到华盛顿酒店已经晚上11点过了,第二天一大早,她再去学校,边在电脑上工作边等女儿下课。三年后,就有舞团来向女儿签合同,蓬蕾告诉女儿,要把文化课和专业课全部上完才可以离开学校。

Patricia在舞台上

小女儿做事追求极致,最后一年上文化课的时候,由于参加国际比赛和经常受邀参演,她经常不在学校上课,自学需要自律,老师常说上课的时候明显感到最聪明的小孩没在,可是批考卷的时候,又觉得她一直都在。她是这所学校有史以来,唯一所有文化课和专业课都是“A”的学生。

小女儿从13岁开始正规学习芭蕾,就没有真正休过假,芭蕾舞枯燥,单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同一件事情。尽管她起步比较晚,基础没有别人的好,腿也没有别人的好看,但是她用后天的努力弥补了所有的不足。她说自己每天都在追求一个一生都追求不到的东西——“完美”,每天都会努力,每天都离它近一点。

Patricia在水上拍摄的照片

芭蕾是一门古典艺术,不会让人暴富,小女儿有很多一夜成名的机会,之前GAP找她做广告,因为演出去不了,她就问妈妈,“我很想做这个广告,但是如果去了,艺术总监会不高兴。”蓬蕾问她,“你想做一个艺术家还是一个名星?”她说,“想做艺术家。”“那就按艺术家的标准去做事情。”这种情况同样也发生在德国奔驰、美国BOSE品牌的宣传上。

Patricia的宣传画

有记者问小女儿最崇拜那位舞蹈家,她说最崇拜的人是妈妈。妈妈给了她所有的支持,但是并不给她压力。有不少朋友们建议蓬蕾,你女儿这么优秀,就应该放弃工作去陪她。蓬蕾觉得如果放弃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去陪女儿,那女儿的压力会有多大啊,Patricia在做自己热爱的事业,她的成功,又不是为了我。

小女儿从6年前签约成为职业芭蕾舞员至今,一直是一个人在欧美打天下,和她共事过的人都说她是一个很干净、很纯粹的艺术家,她像天使一般,活在一个梦幻的世界里。

外国媒体说小女儿像郝本,其实是气质像。台上的她可能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可是在台下她其实就是邻家少女。她还做得一手好菜,他们家里开party,只要她在,就会为大家烹饪烘培,端茶送水,总是那么的开心快乐。

Patricia在家里冲咖啡

小女儿总是背着一个很大的包,奔波在世界各地。她爱好广泛,凡事自己动手,包括自己在德国的家里安装家具。自己设计的舞蹈服装品牌也将要上市。

大女儿17岁去纽约读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和经济学。她个子很高,曾经在进入大学初期做过模特,与很多时尚品牌都有过联系,25岁的时候,她开始创业,现在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主要为时尚品牌及电商作网站设计、品牌策划、市场定位、产品开发等,许多世界大品牌都是她的客户。

大女儿在纽约读大学的后三年,都在华尔街德意志银行实习,毕业的时候,拿到几家银行offer。她对蓬蕾说,“妈,我不想马上工作,给我点时间,我想自己做一些事情。”

她7月毕业 ,11月的时候,组织了一个为技术创新提供资金支持的组织(TechStar)的募捐活动,让华尔街几大天始投资人走T台。蓬蕾作为Rebecca(大女儿的英文名)的母亲,有幸受邀参加。

Rebecca与她的小狗Chino

工作人员告诉蓬蕾,“你女儿太厉害了,她直接到那些著名天始投资人的办公室去讲她的活动方案,根本不让他们有拒绝的机会。”大女儿现场穿的由某位时尚设计师设计的晚装,也被现场拍卖捐赠。

大女儿搞的这个活动被评为2011年纽约最值得纪念的活动,她也被New York Daily评为2011年纽约十位高科技行业里面最值得关注的人之一。

Forbs(福布斯)上登的Rebecca Chino在纽约地铁的广告牌上

蓬蕾的家里风水实在太好,大女儿养的一条柴犬Chino,上过纽约地铁的广告牌,它被训练得体健貌美,聪明得不可思议。

蓬蕾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是上帝赐予给她了两个善良、开朗、乐观、谦虚同时又很成功的女儿,她特别满足。尽管7年来,一家四口都在一起的时间不到24小时,但是他们的心一直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2014年,先生作为“千人计划”人才回国工作,先生的回归让蓬蕾开始考虑自己的职业生涯,负责全球市场分析的她很清楚中国市场的现状,她认为是该回国为汽车行业做一些事情了。

同年年底,蓬蕾回国工作。尽管福特多次挽留,但是她还是选择了换一条跑道继续向前。2016年,她创立了数鼎科技公司,总部位于广州,在北京、硅谷、蒙特利尔、底特律设有数据、建模和平台建维团队。

稻盛和夫说,“要想拥有一个充实的人生,你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另一种则是‘让自己喜欢上工作’。”蓬蕾很认可这种说法,她经常给员工说,“千万不要把事业当作一个工作,那样就会变成一种负担。如果你每天都干你爱干的事情,遇见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同时还赚着钱,你就会觉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每天从早上上班到晚上下班,蓬蕾的精神状态特别好,多年来,是精神上的力量支撑她达到了事业的高度。她很温和,却从不怯懦,坚守着自己的做人底线,无论是当服务员,临时工,合同工,经理,总监,总经理,她都能专注的把事情做到极致。

蓬蕾用自己的善良、乐观、独立、勤奋、坚韧、透彻和豁达,给女儿做出了榜样,给先生一个幸福的家庭,给公司创造了财富,给社会带来了美好,她不是Super Woman,她是一朵经过日月洗礼的玫瑰,没有荆棘,超凡脱俗,典雅庄重,令人感动。

— THE END —

相关文章